詞筆閣 > 極品全能保安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湖邊石亭

第六百四十一章 湖邊石亭

    剛剛實在是太險了,只要晚上一步,那此刻他可就兇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“顏湛!你作惡多端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吳松在地上叫罵道。

    顏湛當即火冒三丈,就要下去和吳松決一死戰。但是隨后他同時也明白,此時的吳松修為大進,已經不是他能對付得了了。

    貿然下去,恐怕自己的一條命今天就要交代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,今天還是暫且忍氣吞聲,走為上計。

    “哼!我不跟你一般見識。我們騎驢看唱本,走著瞧。”說完,顏湛雙腳一點,幾個跳躍,消失在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吳松不知他是真的逃跑,還是假意逃跑,想把自己引入圈套,因而沒有去追。

    他轉頭繼續趕路,半個時辰之后,登上了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此時日已西斜,最后一抹余暉即將消失。吳松看到在山腳下,有一片木棚。那里估計就是終點了。

    他下了山,在天黑前,終于趕到了那片木棚處。

    “吳兄,你終于來了,我們可擔心死你了,見到你實在是太好了。”花興和李天一直等在木棚里,見到吳松后,兩人立刻沖了過來,抱住了吳松。

    “見到你們兩個沒事,我也十分高興。”吳松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吳兄,快去找那位老修士吧,你是第八個到達的人,也就是最后一個通過比試的人。”花興道。

    “我通過了比試?”這完全出乎吳松的意料,他原本以為自己在地下洞穴里耽誤了那么久,一定無法通過比試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其他選手,要么中途就主動退出了比試,要么就是被妖獸或者被其他選手打傷打死,總之,這兩天里到達這里的,就只有七個人。”

    花興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你們見到顏湛了嗎?就是在山谷中襲擊我們的那三個人的頭?”吳松道,在山谷中,顏湛是往與終點相反的方向跑去的,那么他是在吳松的后面的。

    如果吳松最后一名,那么顏湛就會被淘汰出局。

    “他在昨天就來了,是第六名。”花興頹然道。

    “他昨天就來了?前不久我還和他交手了。”吳松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,他應該是先到了這里,然后又返回了山谷。”花興推測道。

    吳松點點頭,知道花興說的沒錯。他本來還以為已經甩掉了顏湛,沒想到此人陰魂不散。

    吳松既然是最后一名,那么第二輪比試到此就已經結束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由皇室護送,回到了都城。接下來,他們會有一天的休息時間,之后,就開始第三輪比試。

    三人回到客棧,在樓下大廳里喝酒慶祝。

    期間花興詢問吳松后來是如何逃生的,吳松將自己被顏湛打下深淵,隨后在深淵里有了奇遇等事,都如實相告。

    “哇!吳兄,原來你失蹤了這一天兩夜里,經歷了這么多事啊。”花興感嘆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當時你讓我們先走,說自己有脫身之計,我們都信以為真,沒想到你會有如此一番歷險。”李天也感嘆道。

    “經歷了這么多事,我最在意的還是大廳里那些晶石,兩位兄弟,以你們看,那是怎么回事?”吳松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,吳兄,你是問錯人了。我在來天云郡國之前,從未見過妖獸,對它們的歷史也知之甚少,所以關于那些晶石里的妖獸是怎么回事,這個我真的是不知道。”花興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些想法,我的師父是一個研究妖獸的行家。我記得他曾跟我說過,說妖獸里有一些種族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李天道。

    “哦?奇怪在什么地方?李兄可否詳細說說?”吳松來了興趣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我師父當時給我說了三種妖獸,分別是名為穿云獸、夜游獸和巨耳獸的三種野獸。

    穿云獸是一種飛行的妖獸,長著一雙翅膀。但是它們的翅膀上的骨骼十分脆弱,飛在高空上,極易折斷。

    所以穿云獸很容易就會從高空墜落摔死,這也導致了它們現在的數量極其稀少。

    夜游獸是一種在夜間行動的妖獸,天上沒有眼睛,無法看到東西。但是他們聽力和嗅覺并不發達,可以說和其它妖獸沒有什么兩樣。

    這就導致了夜游獸捕食時會遇到極大的困難,基本上,他們在捕食時就是碰運氣,運氣好會逮到獵物,運起不好就會餓死。

    妖獸天天都要吃東西,而運氣不可能天天都好。所以,夜游獸現在的數量也是極其的稀少,幾近滅絕。

    第三種巨耳獸,我想就不用我再多做介紹了,聽過了前兩個妖獸的事,想必兩位兄弟也能猜出巨耳獸的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李天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這三種妖獸都是天生身體就有缺陷,不適合生存。”吳松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!”李天道,“這就是我師父說的奇怪的一點。它們明明不適合生存,但是卻活在世上,這是為什么?按說,以這三種妖獸的情況,它們應該早就滅絕了才對。

    但是它們現在依然活著,雖然都瀕臨滅絕,但是畢竟還沒有真的滅絕。

    因此,我師父猜測,在妖獸的背后,或許有什么勢力在干預它們的發展。可惜,妖族的大本營西洲大陸上對人族的仇視太過嚴重,我師父無法登上那片大地,無法找到更多的線索,所以只是猜測,而無法證實。”

    吳松聽了李天的話,陷入了沉思,良久才緩緩道,“有什么勢力在背后干預妖族的發展?玄武界里有什么勢力有如此強大的能量?

    人族和妖族之間征戰數十年,期間有數次妖族都攻入了東洲大陸,對人族造成了重大的傷害。很明顯,人族就是全部聯合在一起,也僅僅是和妖族打成平手,是不可能在背后對它們搗鬼的。

    玄武界里,現在只有人族和妖族兩個種族,不是人族,那會是誰?”

    花興和李天都沉默了,這個問題誰都回答不了。

    很快,三人就撇下了這個問題,轉而聊起別的話題。

    當晚三人盡興而散,次日一早,三人前往志趣園。

    三人到的時候,只有兩個人等在那里。隨后半個時辰之內,其他幾人陸續到來。顏湛是最后一個來的,他這次沒有易容,而是保持著原本的容貌。

    花興和李天兩人看到顏湛,都面露怒色。

    顏湛并不看兩人,只是看著吳松,眼中有著濃濃的恨意。

    吳松冷冷的看著他,一臉的不屑。

    八人都到了,隨后四位修士出現。依然是那個年長的修士走上前來,朗聲道,“八位,首先恭喜你們通過了第二輪比試。

    接下來我們會繼續進行第三輪比試,這一次的比試是兩兩對戰,選出四位勝者,敗者則會被淘汰。

    我們會通過抽簽的方式來決定你們各自的對手是誰,然后下午就進行比試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之前,我們天云郡國的皇上想要見一見各位,好為公主未來的夫婿把把關。現在請各位隨我一起前往園中別院,皇上在那里等著各位。”

    說完,年長修士在前,其他三位修士在后,往志趣園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吳松等人跟在后面,在隊伍的兩旁,還跟著一隊士兵。

    過石橋,轉過一條走廊,眼前出現一片荷花池。此時正是荷花盛開的季節,水面上都是綻放的荷花,看起來姹紫嫣紅,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空氣中飄著一股花香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在荷花池旁邊建有一座石亭,一行人在里面。其中坐在桌子后面的,正是天云郡國的老皇帝,旁邊站著宮女和太監等人。

    “參見吾皇,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    年長修士帶頭跪下,口呼萬歲。其他人也都跟著跪下,也都喊著萬歲。

    “眾位愛卿,平身!”皇上道,“朱愛卿,這幾位就是這次的擇婿大選的前八名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那位姓朱的老修士道。

    “嗯,果然都是青年才俊。來人,把七公主叫來。”皇上道。

    七公主?吳松心里疑惑道,不是說是來覲見皇上的嗎,原來七公主也在這里。

    兩個太監來到湖邊的一艘船上,向湖心劃去。

    很快就消失在一片荷花葉后面,不久,他們又重新出現,只是后面還跟著一艘船。

    那艘船上都裝飾著粉色的飾物,船舷上掛滿了鮮花。在船上站著兩位宮女,但是不見公主的身影。

    兩艘船很快靠岸,太監來到岸上,跪在地上,道,“皇上,老奴找不到公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?”皇上眉毛一挑,道,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老太監身后還跪著兩個宮女,老太監忙揮手示意兩個宮女開口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宮女道,“我們本來陪著七公主在湖中賞花,但是中間有一只飛鳥從荷花叢里飛了出來,把河里的一只金魚給叼走了。

    公主說金魚可愛,那只飛鳥太可惡,于是就從船上躍入了荷花里,去抓那只飛鳥去了。

    奴婢們本想和公主一起去,但是公主修為高強,幾個起落就消失不見了。奴婢們都是普通人,根本就無法跟上公主的步伐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奴才啊,讓你們伺候公主,你們是怎么伺候的?”皇上生氣道,“公主離開多長時間了?”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皇家农场种植如何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