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筆閣 > 愛過才懂情濃 > 第1963章 青梅竹馬篇,就想著欺負她

第1963章 青梅竹馬篇,就想著欺負她

    晚飯都是大伙送來的,隨便張羅就能吃。

    杭靳跟池央央一樣,都是不下廚的人,但這會兒他并沒有閑著,主動幫忙倒湯盛飯,很是積極:“我們弄快點吧,吃完早點睡覺。”

    這天還沒有黑,村里還有許多人在地里干活呢,偏偏他一個大男人還催她早點睡。

    池央央白他一眼,沒說話。

    杭靳根本不在意,在她的耳邊說個不停:“池央央,你知道你離開本少爺的時間有多長了?”

    他加重語氣道:“二十天零十個時。”

    池央央仍然不理他。

    他又說:“你知道這二十天零十個時本少爺是怎么過的?簡直就是度日如年。”

    池央央側頭瞟了他一眼,他渾身上下沒有那一個地方像在想她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說他有想她有的話,一定是她不在的日子,他找不到人欺負……

    說著說著,杭靳就伸手抱住了池央央,下巴放到她的頭上蹭了蹭啊:“四眼兒,難道你一點都不想我?”

    池央央冷冷地道:“把手拿開。”

    杭靳委屈巴巴地說:“本少爺這么久沒有見著你了,親不得,抱也不抱不得,你是想讓本少爺出家當和尚是不是?”

    池央央呵呵冷笑一聲:“那個叫姜爾悅的不是很喜歡你,只要你愿意,還不至于當和尚。”

    “別跟老子提那個女人。”一提到那個姜爾悅,杭靳就火大得很,連對池央央都是橫眉冷眼,好像是她招惹到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人喜歡你是好事,你還不開心了?”杭靳的表現池央央是很滿意的,但是她又不想讓他知道自己內心那的雀躍。

    杭靳沉著臉吼道:“老子讓你別提那個女人,聽不懂?”

    杭靳那一臉吃了蒼蠅的模樣,池央央差點笑了出來:“不讓我提?難道是我不在的日子,你們之間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多那個女人一眼,老子都會覺得臟了眼睛。”那個姓姜的女人聽說池央央不見了之后,天天來堵他,他怎么趕都趕不走。

    最后一氣之后,他叫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把那女人丟進垃圾桶,出了糗之后,那個礙眼的東西才沒找上門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個女是不是腦子有問題,人人都知道他討厭她,喜歡的人是池央央,還要像狗皮膏藥一樣貼上來,見就讓人反胃。

    池央央不過隨口一問,但是杭靳這反應可能跟姜爾悅真發生過什么,突然之間心里就有些不舒服,問出口的語氣都帶著質問:“你們之間真的有發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杭靳不滿地瞅著池央央,如果不是她離家出走,給了姓姜那個女人機會,他至于被惡心到么?

    所以說來說去,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腦袋不開竅的傻子。

    “杭靳,我跟你講,你現在是我的老公,你要是敢做對不起我的事情,我會讓你……”話還沒有說完,池央央發現自己的反應有些過激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怎么會因為腦子里的一些想法而讓自己如此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讓我什么?”杭靳的怒氣瞬間消了,笑嘻嘻地著池央央,“你終于知道老子是你的老公了,我還以為你忘記了呢。”

    池央央的面子有點掛不住:“你走開。”

    杭靳:“不。”

    池央央氣得咬牙。

    杭靳那張帶著笑的俊臉湊到池央央面前:“四眼兒,告訴我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

    池央央就是煮熟的鴨子嘴硬:“鬼才吃你的醋。”

    杭靳:“那你為什么突然生氣?你笨,本少爺可不笨,你現在生的氣跟剛剛生的氣明顯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心事被他說中,池央央臉一紅:“拿開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杭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又摟住了她的腰:“不拿,我就要這樣一直抱著你。”

    池央央:“還要不要吃晚飯了?”

    杭靳:“比起晚飯,本少爺更想……”

    池央央夾起一個雞腿就塞他的嘴里:“我告訴你,從現在開始到未來一年,你什么都別想。”

    杭靳啃了兩口雞腿:“池央央,你知不知道有些東西一直不用,功能也是會退化。”

    池央央:“好好吃你的雞腿,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。”

    她上輩子是造了什么孽啊,這輩子才么探上這么一個臉皮比城墻還要厚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他腦子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?

    除了欺負她,還是欺負她,變著法子欺負她。

    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突然雷聲大響,聽起來有點像警告杭靳的意思。

    杭靳悶悶地啃著雞腿:“女人的臉就跟這天氣一樣,說變就變。”

    池央央卻擔心地了一眼屋頂:“這木房子漏雨,我還沒有找到人來修,這又下雨了,可怎么辦好?”

    這是一棟兩層樓的木屋,房子的主人建好房子后還沒有入住就出遠門了,池央央來這里后花錢租下來。

    房子是新的,但是因為平時沒有人打理,多少有點毛病,比如房屋一角漏雨就是。

    高原地區的雨說下就下,說停就停,池央央來這里將近一個月時間,下了幾次雨,下雨的時候說去找人來修修,等雨一停出門就忘記了了。

    這會兒又要下雨了,眼天也要黑了,也不好找人。

    并且這天氣也是越來越冷,下著雨吹著風,恐怕今天晚上又要睡不好了。

    就在池央央急得團團轉的時候,杭靳指了指自己:“有你男人在這里,你擔心什么鬼?”

    池央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擔心,難道還能指望他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幫她補屋頂?

    杭靳:“有沒有梯子?”

    池央央指了指屋角: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著。”杭靳轉身就朝梯子走去,他力氣大,一只手就把梯子提了起來,“你喝你的湯,外面的事我來辦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?”池央央對杭靳的能力表示懷疑。

    “池央央,行不行這種話千萬別對男人說。”他不滿地瞪她一眼,提著梯子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池央央也跟了上去,急急道:“杭靳,我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。你沒做過這些,萬一摔著了怎么辦?”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皇家农场种植如何稳赚